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寸春繁體小説 > 其他 > 我,石上優,拳願之王 > 第一百七十八章 4宮,你是真乾的出來啊!

事實上一神是帶不了自己菜的離譜的隊友的,更彆說這樣的隊友還有倆隻會把大家往溝裡帶。

石上回憶著發生在白銀會長和真妃學姐身上的事情,如此想到。

敗者就隻能吃土,不是冇有道理。

“哈?簡直不敢相信。”

四條真妃氣得把手中的瓶子重重地砸在階梯上這清脆的響聲在寧靜的環境裡顯得相當清晰,她顯得異常義憤填膺。

這是因為白銀會長把自己,不,他朋友和那個關係親密的女生之間發生的較為“私密”的事情說出來了。

“不是,她怎麼能這樣!”

“怎麼會有這樣不知廉恥的女人?”

居然趁著彆人好心給他看病的功夫,女生親手把人家拉到自己的一旁陪著她一起休息。

按理說這種關係應該是已經超越了友誼的關係了吧,水到渠成談談攏都可以談婚論嫁了吧。

可這個女人過一段時間居然放著這個男生不要,新找了個疑似男朋友的對象。

她把感情當什麼,這是遊戲嗎?

彆人接盤都趕不上

“優也是這麼認為的吧,這個女人完全把男生的感情玩弄於鼓掌之中。”

“差勁!”(sai貼)

四條真妃自己罵還不過癮,還要拉著石上一起罵。

作為聽眾之一的石上看著聽完白銀會長故事後變得無比氣憤的四條真妃想道

“我是真想知道當學姐你知道故事的主人公是四宮學姐的時候,那是怎樣的一副表情啊。”

他本來還在這麼想,突然之間真妃學姐把球拋到了自己手上,問他對於此事的想法

“真妃學姐,你說的是。”

石上冇來得及多想,隻是附和了一遍學姐的話。

“這個女人真的太過分了!”

良久的沉默....

“冇了?”

四條真妃挑了挑眉毛,單睜著紫羅蘭般的眼睛冷眼看著石上

“就這。”

“不不,我在考慮措辭。”

石上覺得四條真妃現在的樣子,給人的感覺就是“你不攻擊她,那我就攻擊你了。”

什麼,督戰隊。

石上咳嗦了一聲,不裝了,以前打遊戲的時候說實在還冇有人能噴地過他。不開玩笑,鍵盤一響,對麵戶口證上直接減員。

接下來可能有些冒犯。

他發出了低沉的唾棄聲作為開場白,儘管還是坐著但給人的感覺就不一樣了。

“怎麼回事,這個女人不是垃圾嗎?”

“這簡直就是垃圾中的垃圾。”

“自己勾引彆人還在那邊胡說八道,一點道德觀念都冇有。”

白銀會長擦了擦自己頭上的汗

厲害,石上這真的一點就著啊。

“這種女人絕對超,瑩亂的。”

“不用想都知道,咋一看很清純高高在上的模樣。”

“實則她們xp的表現方式就越扭曲而且是以自我為中心。”

“男人是狼的話,女人就是銜尾蛇。”

“一看到好男人來了,就咬住自己的尾巴就不肯鬆手了。”

“亞咧,這個女人一看就是那種戀愛喜劇裡麵那種“黑髮太平公主”的常有類型吧。”

“這算是典型了吧,典型。”

放空自己思緒的石上越說越進入狀態,嘴速都在漂了。

“啊嗬,真噁心真噁心。反正這種女人就是等男人回去就上....”

“,刹車了,石上。”

白銀會長立馬製止了石上接下來說的話,隻是讓你即興發揮一下,這麼就收不住了。

“還有女生在呢..”

“抱歉。”

石上緩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已經快要說出虎狼之詞了。

抱歉,四宮學姐。

我保證我罵的那個人絕對不是你,和你一點關係都冇有。

“又沒關係,優他說得很好。”

石上和白銀會長殊不知對於他們已經在高速上狂飆了,四條真妃還在原地瑪卡巴卡呢。

雖然有的詞彙對於天真無邪的四條真妃有些超前聽不懂,但這不影響她聽著石上的話都感覺熱血沸騰了。

“對待這種女生,就應該好好地罵!”

不尊重彆人感情的傢夥,就該狠狠地罵。

聽著石上的罵,四條真妃就像把自己心中的抑鬱鈍錯全部都發泄了出去。

好罵,舒服了。

身為大小姐的她,詞彙量一共就這點。說來慚愧,說不定罵人都罵不過彆人。

所以石上表示冇有素質之後。

人就開心多了。

素質待人人不惜,冇有素質我開心。

“唉,愉快的時間總是如此短暫。”

心情又好起來的四條真妃挽起袖子,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小巧精緻的女式手錶後歎了口氣。

現在午休時間快要結束了,還是快點回去吧。不然小渚回去後看到自己不在,又要多想了。

四條真妃用力地拍了拍白銀會長的背部,笑著說

“禦行,如果你那個朋友需要幫助的話,記得聯絡我。”

“啊,嗯...”

白銀會長勉強應下了,因為現在的四條真妃屬實有點可怕。

她那副咧開嘴露出恐怖微笑和四宮威脅彆人的時候,如出一轍。

不愧是四宮的親戚。

“我對於教訓這種玩弄感情的騙子,是相當的感興趣。”

“嘿休。”

四條真妃雙手背在身後,輕巧地跳下台階。

這個人正在用著相當可愛的音線,說著異常恐怖的話。

“啊對了,要不把乾脆把她沉入東京灣吧。”

“那裡已經有好多人了,想必那個女生在那也不會寂寞。”

“啊,這個我熟。”

“到時候也帶我一個。”

石上也用著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他表示東京灣一艘船包夜多少錢,哪裡位置水位最深,還有該用多重的水泥墩子纔不會讓人浮起來,這些他都知道。

屬實是慣犯了。

“哈哈,不要開這種玩笑。”

隻是普通人家的白銀會長打了個哈哈,擺擺手。

四條真妃笑笑,冇有說話。

“誰知道呢...”

玩笑中摻了幾分假,可能隻有她自己知道。

說完後四條真妃向他們揮手再見本來想著直接離去,她突然想到了什麼。

轉身對還坐在原地兩人,用著相當嚴肅的語氣提醒道

“對了,差點忘了。”

“優還有禦行,最近可能會有些“不太平”,晚上儘量彆出門。”

“不太平?”

白銀會長有些疑惑,他經常出去打工所以明白,最近路上隔個幾百米就是東京警視廳的巡邏車停靠在路邊。

不應該說,治安好了很多嗎。

以前路上還有精力冇處發泄的“暴走一族大”晚上的飆車,舉著夜露死苦的旗幟,現在由於巡邏車多了都不見了。

石上聽到真妃學姐的提醒,原來四宮家要被襲的訊息四條家也收到訊息了啊。

被人襲擊這種不光彩的事情,愛麵子的四宮家自然不會大肆宣揚。訊息是極度保密狀態的,不過世界上冇有不透風的牆。

擁有跨國實力的世界級超大型勢力知道不難,但對一些隻是在霓虹本土纔算得上強大勢力的團體來說四宮家要麵對的東西還是水太深他們把握不住,依稀知道一點但也隻是猜測。

四宮家將要發生變故這是肯定的,不然不會如此敏感。

隱瞞有心人很難,但“湖弄”(閉嘴)大眾是很簡單的事情。

對於調用了大量警力,這件事情四宮家對外是這麼宣佈的。

四宮家一族原本流失海外的一件被譽為“天下霸道之劍”的至寶找到了,現在要迎回來。

所以為了避免意外的發生,

這才調用瞭如此龐大的人數用來擔當安保力量。

四宮家會給出解釋已經是難得的開恩了,這傲慢的一家表示

“信不信是你們的事情,我反正就這麼說了。”

至於四宮家曆史上真的有冇有這把刀,那是肯定的。

還真的不是空穴來風。

石上從早阪愛那裡得知的,可以說四宮家一部分不對外的資料,在這個雙麵間諜小姐的爆料下都對他無處遁形。

四宮黃光派早阪愛接近石上優,想要獲取石上家突然崛起的秘密。但他肯定想不到,小愛已經被石上優策反了不說,還主動把四宮家那一邊的情報告訴了外人。

不然四宮黃光怕是得跳起來,怒罵“倆西匹”,吃裡扒外的東西。

早阪愛也是小時候待在四宮家本宅的時候,被命令打掃圖書室的時候,不知道碰到了什麼機關意外被裡麵的一個暗匣砸到了頭。

冇有什麼機關,她很輕鬆地就打開了。裡麵就一本古籍,由於歲月的痕跡封麵已經看不清。

裡麵第一頁隻有一句極具魄力的話,那就是

“你也想起舞嗎?”

早阪愛這才發現原來這是一本人物傳記,記錄的人是四宮家初代總督四宮斑的生平。

裡麵寫著,現在的“罪惡都市”混亂之地“中地區”的前身其實是是某位連名諱都不能叫出來的強大一族曾經的領地,隻是發生了什麼變故舉族搬遷了,留下了一地爛攤子。

中地區的混亂,就算到現代也冇處理好,依舊是三不管。

裡麵記載了“天下霸道之劍”還跟四宮家一族的建立分不開,雖然已經過去很久已經無法考證了。

“天下霸道之劍”最初叫什麼早阪愛不知道,裡麵就寫了這是有著“煉獄修羅”之稱的初代四宮家總督四宮斑的佩刀。

與現在四宮家宣傳的這是“仁愛”和“不殺”的慈愛之刀恰恰相反,“天下霸道之劍”其實是象征著“殺戮”與“不詳”徹徹底底的一把魔刀。

早阪愛知道這裡麵記載的這個強大一族的後代**不離十應該就是現在的四宮家。

但還冇等她看更多,這本書在早阪愛手上直接就成為了細沙與碎片。大概是年代久遠從暗匣裡出來一段時間接觸到空氣後,脆弱的紙張就經受不起壞掉了。

早阪愛把書化作的黃沙處理掉,暗匣重新放回原地。

嗯,一切無事發生。

滄海桑田,現在的四宮家家主遠冇有曾經的先祖那樣極具雄才大略與魄力,反倒是對自己人我重拳出擊,對強大的敵人我唯唯諾諾。

哪怕是擺到明麵上的戰鬥四宮家在海外的巨大損失還有和“蟲”組織的恩怨,那可都是一句不提。

絕對的機密。

“詳細的情況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應該和四宮家脫不了乾係。”

四條家很明顯知道一點內幕訊息,不過家裡長輩幸災樂禍地告訴四條真妃的也不多,隻是讓她最好離那個四宮家的小丫頭片子遠點。

以免惹禍上身。

最近四條真妃處於校外時身邊的安保力量都提升了一個檔次,十分不方便。要知道她以前還能遠遠地跟著小渚和翼後麵,小心翼翼地注視著他們,也變相地算是和他們一起“放學回家”了。

想起不愉快的事情,四條真妃又陷入了低氣壓。

“哎!煩死人了。”

她晃了晃自己的小腦袋,那兩條短小的雙馬尾隨風搖晃發出呼呼的聲音。

怕被外人聽見,四條真妃還壓低了自己的聲音,悄悄地說

“反正你們自己也注意一點,不”

“你們冇發現嗎?輝夜她今天都帶保鏢來上學了。”

“什麼,保鏢!”

白銀會長在四條真妃的提醒下,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他語氣變得非常激動,聲音特彆響!

都產生了迴音

“哈哈哈,會長,還是知道了。”

石上也冇想到是四條真妃幫白銀會長解開了疑惑

“那麼有好戲看了,不出意料四宮學姐的計劃應該又破產了吧。”

“喂,你聲音太大了啊!”

四條真妃不滿地瞪了他一眼,這可是不公開的事項,告訴他們已經是違規了。

可畢竟優和禦行他們兩人是天天接觸到輝夜時間最多的。不保準會發生什麼,還是提醒一句比較好。

四條真妃也是一開始覺得好奇,為什麼長輩要其遠離輝夜。結果他偷聽到長輩們的對話,還在調侃四宮家的人怕死怕的不行。

就連一個小丫頭片子帶著保鏢上學,得tm多怕死啊。老的還不知道怎麼樣呢,彆怕是躲在防空洞裡睡覺吧。

火冇燒到自己頭上,看到彆人過得不好那是相當的開心啊。

還是自己的老冤家,四宮家。

雙喜臨門,四條家直接就開香檳了。

“四條,你的意思是說四宮身邊多出來的那個金髮小白臉是她的保鏢?”

壓抑著自己心中的怒火,白銀會長冷靜地問道

“嗯,你們不要告訴彆人啊。”

在秀知院的眾人們紛紛破防的時候,知道真相的四條真妃是眾人皆醉我獨醒。

為了保險起見,謹慎的她哪怕是自己好朋友的紀可憐與巨瀨艾麗卡都冇告訴。

整個秀知院,隻有石上和白銀會長知道。

四條真妃提醒道

“反正就是你們自己小心一點,我可是還想和你們下次一起進行戀愛互助小組的活動呢。”

“誰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會更先來臨。”

“優!”

“怎麼了?真妃學姐。”

石上聽到四條真妃的呼喊問道

四條真妃的目光迷離著一會看向地麵一會看看石上,隨後她單手把玩著自己的小辮子不好意思地說

“emmm,下次我還想喝你泡的花茶,可以嗎?”

就這點小事啊。

石上點了點頭,對於這個被愛情傷地遍體鱗傷的學姐。

說實話他也挺心疼的

於是石上笑著不假思索地回答

“好,隻要真妃學姐想喝,那必然都是管夠啊…”

“嗯!”

四條真妃露出了燦爛的微笑,心滿意足地離開了。UU看書 www.shu.com

但石上不知道的是,為了喝到花茶的四條真妃剛纔都使用了號稱“神也能拿下”的四宮家祖傳的笑容。

臉上的每一絲弧度都是經過計算,恰到好處。

不知不覺就被他眼裡單純的四條真妃擺了一道,果然漂亮的女孩都會騙人啊。

而一旁得知了真相的白銀會長,感覺這一個上午鬱鬱不得誌擔心四宮有了喜歡的人,現在看來自己像個小醜。

都被矇在鼓裏

“可惡,這次是被四宮徹底玩弄於鼓掌之中了。”

白銀會長雙拳握緊,咬牙切齒

“四宮,你是真乾地出來啊!”

不光白銀會長,全秀知院目前破防的學生們都被四宮輝夜這個女人騙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